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页游 » 正文

不堪寂寞 我去寻找性高潮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16 13:56:58  

   我家境优越,相貌清秀,身材高挑丰满,是公认的美人胚子,从小养尊处优惯了,性格有点骄横。梁健是我的初恋男友、大学的师兄,他是最能包容我缺点的男人,所以,他去日本留学后,我也很快办理了陪读手续。
   出发前,爸爸给了我一张信用卡,里面有10万美金,还可以透支。可是梁健说这笔钱要留给我读研究生用,日常开销由他负责。虽然梁健说过留学很清苦,要做很多兼职才能勉强度日,但是当梁健把我从机场接回家里时,我仍旧吓了一跳:狭小阴暗的日式卧室,睡着破烂的榻榻米,房间里散发着浓重的霉味,不时还有蟑螂爬出来。当时我就傻掉了。
   初来日本,我听不懂日文,学校也没有申请,日子过得极其郁闷。梁健早出晚归,上完课还要打工,回来已经是深夜了。我每天自己在家里煮东西吃――梁健经济拮据,只买得起鸡肉和面条――每天清汤寡水,日子苦闷又无聊。
   为了打发时间,我白天就出去逛街,不顾梁健的劝阻,用爸爸信用卡的钱装修了租来的房子,疯狂地购买顶尖品牌的潮流饰品,很快就花掉了5万美金。
   我被梁健斥责“乱花钱”,而父亲在拿到账单后大怒,冻结了账户,宣称直到我读研究生为止。失去了经济支撑,我失魂落魄地走在银座繁华的街道上,突然被一个衣着时尚的男人拦住了去路,他对我急切地说着日语。原来,他是一个星探,认为我很有做艺人的资本。
   听他说这份工作不累,而且报酬极高,我有点犹豫地跟着他来到一栋漂亮的大厦,看到他的办公地点有一整层楼,我的戒心完全消除了。他领来一位优雅的女孩,就退了出去。
   这个女孩有一头时髦的棕金色卷发,化着精致的妆,穿着翡翠绿的短裙,沉默地看了我很久,竟然说起了普通话:“我来自上海,日本名字叫智子。你真的想好了吗?AV片比情色片还暴露,会出卖你的尊严与灵魂。”我立刻呆住了,拿起手袋夺门而去。
   很快,我申请好了日文学校,同学们来自世界各地,经常相约逛街,购物的时候很阔绰;而我的信用卡还在冻结中,相比之下很寒酸。我开始心理不平衡了,经常找茬跟梁健争吵,梁健忍无可忍中提出了分手:“本来在外求学就很辛苦,你太虚荣了。房子留给你,我搬出去。”我立刻火冒三丈地喊道:“我搬!这个地方跟你一样寒酸!”
   我迅速收拾好六大箱行李,搬到了韩国同学租住的豪华公寓里。我惊讶地发现,原来她的家里不算富裕,但她在做援助交际。面对我的质问,她满不在乎地说:“女人的身体是可以换来物质享受的,存下一笔钱,回国以后不会有人知道。如果靠打工苦苦地过,还不如在国内混呢。哟,你的皮肤还不错……”
   我打掉她伸过来的手,赌气回到自己的屋子。
   我激烈地思考了一个星期,再次踏进了那间AV工作室。我按着瘪瘪的钱包,看着自己寒酸的衣服,当场签下了合同,起了日文名字“藤香”,拿到了预付的50万日元。
   第一次拍摄的场景我永远不会忘记。他们让我穿上日本高中女生的制服,剧情是和男老师做爱。我虽然鼓足了勇气,可在赤亮的镁光灯下,我依旧退缩了。我缩在角落里,浑身发抖,紧抱着肩膀哭泣。
   我的羞涩稚嫩恰巧是这部AV所需要的,所以拍摄还算顺利。
   渐渐地,我开始享受这份工作,每当AV男主角开始抚摩我的身体,我不再抗拒,开始变得轻松自然,越来越放得开,渐渐迷失了自我……
   我很幸运地迅速蹿红了。为了保持热度,工作室为我拍了性感写真,接连又拍了几部AV,我的身价已经翻到每部1千万日元(60万人民币)。我搬进了银座最豪华的公寓,开始出入不同的高档场所,购买最潮流的服饰,挥金如土。
   在日本,性文化的传播是惊人的,AV女郎并不会受到歧视,反而会受到很多人追捧。我算是个幸运儿,被评为当年“最令男人性幻想的女优”第十二名。
   这一切让我很满足,工作确实不累,性欲也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满足,能得到大把报酬,也不需要担心会染病,这种纸醉金迷的生活,渐渐让我沦陷。
   正当我享受着奢华生活的时候,梁健找到了我的住所,疯了似的冲进来。他忿恨地看着我,眼睛里挂满鲜红的血丝,仿佛随时会喷出火。他大吼一声:“为什么?”然后猛地甩来两记响亮的耳光:“我看到你的写真集了,你居然就是最近最红的AV女郎!”看着我红肿的脸,他的眼泪夺眶而出,扑过来紧紧地搂我入怀,哭了:“都是我不好,让你……”
   看他哽咽得说不下去,我得到了极大的满足,使劲推开他,冷笑道:“关你什么事,我乐意!你什么都给不了我,但我还是感谢你,让我见识了美妙的东京,成为出色的AV女优。”
   梁健惊愕地看着我,退后了两步,半晌说不出话。两分钟后,他走了。听着山响的关门声,我蹲在地上痛哭起来,伪装起来的坚强,是如此的不堪一击。
   我第二天就病倒了,软弱无力地躺在床上,心上伤痕累累。智子来了,默默地在我床边坐着。第一次,她撕下优雅的面孔,跟我推心置腹地长谈:“AV女郎的演艺生涯很短的,新进的美少女很快就会取代你。你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,该想想未来了!”智子的话让我彻底清醒了,是呀,我用肉体交换着穷奢极欲的生活,日语没有长进,学校更没有再申请。这种生活,值得吗?
   病好后,我向工作室提出了解约,因为已经人气下滑,工作室很爽快地答应了。失去了高收入,我只能搬到简陋的普通民宅,准备找学校上学,并且找找工作。
   想不到,我准备从良上岸,却遭到了一系列的不测……
   那天,我找了一天的工作都没有结果,傍晚的时候,拖着疲惫的脚步走回租住的小屋,经过一片偏僻的林子时,我被三四个不良少年拦住,其中有一个认出我是拍AV的女优,猥琐地狂笑起来。我全身发软,歇斯底里地呼救,但是依旧被轮奸了。我不敢报警,也没脸报警,只好含着泪忍耐下来。
   从那以后,我经常在深夜里满头大汗地惊醒,我感觉到很孤独,挣来的钱已经挥霍得所剩无几了,好想回到中国开始新的生活。
   我想起了梁健。淋着细若针尖的雨丝,我来到他租住的地方。他铁青着脸开了门。在他面前,我感觉到很羞愧,很久才吐出一句:“求你带我回去,我一分钟也不能呆了!”梁健冷冷地说:“再等一个星期,毕业证拿到了,我就带你回去。”像得了一个承诺,我疲惫地向他道了谢,关上门的时候,我看到了梁健眼里闪烁着泪光……
   飞机终于飞离东京上空,向中国飞去。到了首都机场,梁健帮我把那堆奢侈的行李提好,送到我的面前,漠然地叹了口气说:“你自己珍重吧,我的责任完成了。”他果断地转身离去,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,我的泪水汹涌而下。
   小编语:面对灯红酒绿,谁都无法避免会偶尔迷失自己,可是我们依旧要笑着面对明天。拍拍尘土,迎着朝阳,找到正确的方向,向新的旅途出发吧!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